无规矩不成方圆,无规则不能曲,无矩则不行直。尺,度量着各种事物,使它们尽如人意,但人们何时用它度量自己的内心呢?

我喜欢科学,也懂得许多测量工具,当然最令我喜爱的,还是那最质朴,以最直接的方式规范着各种弯曲的线。

直尺顾名义是直的,也是其他事物之直的来源,标榜。自身都做到了无比的规整,才可以去管束别的事物。它可以鉴定事物是否笔直,并帮助笔作出直线,不越线一毫。直的线演化出数学的金科玉律,也延长出地球的横纬竖经。

直尺上还有许多的刻度,规范,简明,有始有终。从“零”度到未端的最大刻度,每一小格都是无比的统一。在一个精度之下进行严谨的测绘,只因有这个“度”。

但为何尺可以成为一个度量的依据,使量出的胜于算出的?是因为自身足够规范令人相信。人们想信这样一个在眼前可见的,规范的东西,甚至将它变成为衡量万物的标准。就比如“宁信度,无自信也”的信奉。

但,人们如此地相信唯物的尺,却从未使用唯心的尺子。他们手上画出直线,心中却或多或少地偏差。尺子多,所以才有这一切和谐的物质世界,但心中的尺子却是如此稀少。少有人使用尺子规整自己,使自己先笔直,行为的笔不得超越尺子分毫,线条的长度足够精准。渐渐地,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尺子去衡量别人,但扭曲喧嚣的时代并不顺应这杆尺子,继续地任意弯曲。渐渐地尺子也丢弃一旁,自身再次放任。所以尺子一样的人,少之又少。

我手执直尺,在人海中一个个寻找,希望得到一个尺子般的朋友,可又徒劳无功。我开始在自己的心上划出一道道无所扭曲的直线,无时无刻地度量心灵,度量人生的方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