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奶奶住的村子里,随处都可以看见黄包车师傅。

他们有的是年迈的老大爷,有的是年轻的小伙子。他们踏着破破烂烂的黄包车,载着客人,吃力地穿行在山间小路上。

这些人文化水平不高,但是他们靠自己的辛劳,依旧能在社会上站得住脚。

暑假里,有一次,我从市场上回来,天下着雨,虽然不大,但一会儿功夫,衣服就湿漉漉的。这时,迎面来了一辆黄包车,黄包车师傅用沙哑的声音关切地说道:“下雨了,上车吧!”从外貌来看,他似乎年纪不小了,头发黑白相间,脸黑生生的,眉毛很浓,敞开的黄色布褂露出发黄的背心。我看他憨厚老实,又由于雨大,我没顾忌那么多,便上了车。

他一上一下的踏着踏板,身体也跟着左右摇摆,嘴里不断喘着粗气。

我不禁问道:“大叔,跑一趟那么费劲,怎么只挣这点钱?”

他稍作停顿,说:“要多了,客人就不坐了——但我起早贪黑,跑得多了,挣得钱也就多了。”他沉默片刻后,有神情庄重地说,“有啥法子呢?干这行就得不怕辛苦。一年到头就不能间断,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得挺着干。这样一年到头也能挣个万儿八千的。”他浓眉一抬,又咧开嘴笑了,“一家三口过日子,要吃要住,儿子读书,都是这样一脚一脚踏出来的呀!”

我听了,感到十分惊讶,打心眼儿里佩服他。

到奶奶家了,雨却下得更大了,我忙给他5元钱,抱头跑向楼梯。谁知刚到卧室没一会儿,便听见有人敲门,我开门一瞧,原来是那个黄包车师傅。他一身水,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。他把手里握着的两元钱递给我,说:“我还没找你钱呢,你咋跑了呢?”

“大雨天的,何必再上来呢?”我说。

“当来得还。”他一脸严肃,“干这行就得踏踏实实,这样才能在社会上站得住脚,这行饭才能吃得长久!”说完,他转身下楼钻进雨帘。

我被他的话深深地震撼住了。是啊,也许他没文化,也许他水平低,但踏踏实实,他也能在社会上站得住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