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,清香扑鼻,提神醒脑。无喧嚣之形,无激扬之态。龙井、单枞、滇红……其味不一。

“诗写梅花月,茶煎谷雨春。”我也觉感这清明茶太早如蒙学读物少味,立夏茶像甲骨文晦涩,只有谷雨茶,脱尽幼年之稚气,没有老年之迂腐,有的是谦谦君子之风,翩翩少年之态,如同我这般年纪。

一个人在幽静的茶室里,来上一束光……取茶、洗茶、泡茶。用茶勺在茶罐里挑出,再用茶针拨挑至三才杯,银壶冲泡,茶叶如蜷,茶叶尚苦;两泡时,茶叶浮沉,满腹生香;三泡时,茶叶舒展,叶脉一目了然;四泡时,茶色清澈,茶香袅袅,茶色更加通透了,极像一块翡翠,不像一泡那么浊,喝上一口,神思如茶香一样升至天际。再闻杯盖之香,又与杯中茶香不同,杯盖的茶香偏淡且悠远。抿上一口,闭目、舌尖、舌根,入喉……此时,不禁想起老师曾受教过的《一字至七字诗.茶》:“茶。香叶,嫩芽。慕诗容,受僧家。碾雕白玉,罗织红纱。……洗尽古今人不倦,将至醉后岂堪夸。”

所以茶之种,茶之制,茶之器,茶之藏和茶之饮,各有其术,各有其用,各有其情。茶对我一个这样不谙世事的少年来说,本不感兴趣,只是近几年家中母亲忠于琴茶,痴迷摆弄,倒是吸引到我。

于是,偷泡一杯,目视茶色,口尝茶味,鼻闻茶香,耳听茶涛,手摩茶器,心同其茶,其中也能感受到中国人另一种高傲,另一种骨气。

“七碗吃不得也,唯觉两腋习习清风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