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早,月亮就上来了。衣着轻盈的衣衫,踩着树梢,一点一点,走向暗蓝的天空。

月亮用皎洁的月光对太阳悄悄召唤:回去吧,回去吧!太阳显露最后一个笑容,缓缓向西边挪动。

黄昏了。村后西边的山,山高谷深,此起彼伏,浅灰色的山峦上,缕缕白云裹着山顶,山上长着生气勃勃的果树,红的、黄的一片连着一片。太阳靠近了,西边,一片浓浓的玫瑰色,透着淡淡的橘黄色;当太阳将要沉睡下去时,被要被大山遮住睡脸时,光辉万丈,天空呈现出数种颜色。

离太阳最近的,是一片红光。像一团在熄灭的火焰。一簇一簇,把大山那翠绿的身影映成深绿色;接着是金黄色,是稻穗那样灿灿的金黄。像海水一样,一浪一浪,浓淡不均;然后呈现出淡淡的紫,犹如温顺典雅的百合,又像一根润滑的丝带,在天空中飞扬;再上去是白色,衔着淡紫和天空宽广的蓝。

晚霞倒映在田野里,金灿灿的田野一下子充溢生机,奄奄一息;晚霞倒映在河水里,犹如一幅圆满的画……

太阳睡了。许久,光荣溢人的晚霞瞬时披上了一层轻纱似的外衣。散漫的浮云覆盖了它们和大山。颜色淡了,渐渐的,与宽广的天空交融在一同,变成了蓝色。

晚霞曾经完整退去,退到大山后边,为太阳当梦的摇篮。

傍晚时分,我来到阳台上找鞋子,却被外面的云彩吸收了。只见最下边是橙色,紧挨着的是黄色,最上层是蓝色。我兴奋的叫着:“妈妈,快来,快来看呀!”“来了,来了。”妈妈随着叫声来了。“你快看那天边的云彩,好美呀!”“真的呀,美极了!”

我们一句一句的赞赏着这美丽的云彩。“你晓得这云彩叫什么吗”咦?看了半天竟不知是什么东东!“通知你吧!这叫晚霞!”哦!我晓得了,生动的橙色,快活的黄色,明智的蓝色,加起来就是这美丽无比的晚霞,我心里默默的念道。

“嘟……”壶开了,妈妈愁眉苦脸的说:“唉,真遗憾!我要去做饭了!你本人渐渐观赏吧!”

“嗯,嗯。”

我依着阳台,双手托着腮,凝视着眼前的美景。它像什么呢?像彩虹?不!它比彩虹更神秘;像花朵,不!它比花朵有朝气;像一位憨厚的小姑娘对!它就像一位小姑娘,由于它有生机,有热情,有温和,有严肃……在我想的过程中黄色慢慢发淡,但它还有文雅;渐渐橙色也消逝在云海中,但它还有纯真;后来,夜,吞食了它,什么都没有了,但是它的形象却永远印在我的心里,由于它是崇高的!

晚霞,下次我还会在傍晚这个时辰等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