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看见下雨天,我就会想起外婆笑着对我说"好"。

小学时因为家离学校很近,所以我经常都是自己回家,但从二年级开始,外婆每天都会来接我,时常她的包里会装着一把浅蓝色的雨伞。

那天从早上开始就是阴雨蒙蒙,中午之后更是瓢泼大雨。下午放学后,我的同学们都和爸爸妈妈撑着雨伞有说有笑地回家了。只有我在那个树底下的椅子上接受雨水的洗礼,裤子和鞋子都湿透了。过了许久才看见外婆打着把蓝色的伞冲进校园。

在回家的路上,我不停的向外婆抱怨,为什么来这么晚?我等她等的有多苦,我还十分有理的质问她为什么要来这么晚。外婆也看起来很愧疚,说不出话来。

经过这件事后,外婆随时包里都会装着一把雨伞,回家的路上下雨时,她总是要向我唠叨为什么下雨要多穿几件衣服,千万不要用脚踩水洼,也不要被雨淋着。在路上她永远只会说这几句话,我每次都会十分不耐烦的搪塞她道:"好好好。"也不知道为什么,回家以后,每次外婆的半边身子都是湿的。

有一天我终于知道了。

那天的雨不算大,我和外婆走在回家的路上,外婆还是唠叨着那几句话,忽然我看见伞一直在往我这边倾斜,我便提醒外婆,伞歪了,外婆就会把伞弄正,然后趁我不注意,又往我这边斜。现在我才明白,那把倾斜过来,为我遮风挡雨的半把伞是外婆对我深深的爱。

后来到我四年级的时候,我便不让外婆来接我了,主要是怕别人笑话。有天我回了家,刚进门就听见座机在响,原来是外婆打来的电话。她刚才出去散步,结果突然下雨了,她便在物管中心避雨,因为没带伞,她便让我去接她。

我抓起一把伞就往外跑,见到她时,她已经被雨淋湿了。我便接着她往家走,在路上我不停的说:"你怎么身上都湿了呀?着凉了会感冒的,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"我没听见外婆应我的话,转头一看,外婆十分开心的笑着,然后欣慰地说:"好好好。"我顿时回想起了以前外婆接我的场景。

从那以后,"好"这个字似乎成了我与外婆之间的蜜语,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,以致"好"这个字成为我们独特的交谈。

这就是好的故事,也是我与外婆之间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