遇上你是最美的季节散文

你从古典中走来,带着优雅的月光的气息。不经意间,你的微笑妆盼我期许的心情,于朦胧的山水勾勒一幅立体的彩色画,飘逸着憧憬。亭亭玉立的你,有几许诗意的怀想,仿佛传说里的传说,令人想要与你飞渡。

那一刻,令我想起了戴望舒的《雨巷》,“撑着油纸伞,独自/彷徨在悠长、悠长/又寂寥的雨巷/我希望逢着/一个丁香一样地/结着幽怨的姑娘/她是有/丁香一样的颜色/丁香一样的芬芳/丁香一样的忧愁……”你的出现不异于丁香花的初绽,使人生的旅途徐徐展望初恋,犹如趣拾奇迹。

记得有那样的诗句:“一个是阆苑仙葩,一个是美玉无瑕。”那时的你,眉若初月,惊鸿一瞥,宛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铸就别样的欢喜及别样的人生。

或许我那时庆幸我还可以吟咏“我住长江头,君住长江尾,日日思君不见君,共饮长江水”一改为“有缘千里来相会,从此共饮长江水。”我细细地品味那独特的诗思,眼前的佳人其实早已住在我的梦中,今日得以回眸一笑。

喜欢你的绿玉霞染一般的衣裙,仙气弥漫中,飘飘欲仙,玉笛横吹,俘获了归去来兮的情心,人生如许曼妙,心道:只知你的好。

或许,你就是九天仙子,曾经伫立在我的爬满青藤的小木屋前,一再确认。曾经的曾经,我的迷惘,我的迷失,我的追寻,都仿佛起起落落。是的,曾经追梦,曾经满世界的宣泄,都只是模棱信号,我的情感竟是断裂的盗版。或许是曾经的梦,一袭刻痕。

不如意,是那年那月的日子,是颠沛流离的凄楚。风中的我,是憔悴的我,是携着吉他蹒跚过夏雨雪风的苦烦的季节。那年那月,江南与塞北流逝过我款款的琴声。颠沛流离中的人,有一颗不死的心,或许就是不死鸟的化身,或许有着飞蛾扑火的勇毅精神,将爱的寻觅进行到底。记得李清照有这么一句诗:“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,凄凄惨惨戚戚……”那寻觅的路上,似是经历了第一重境界。那年那月,或许就因为凄楚的心路,忍不住想要为你写诗。记忆中的你,仙子一般的存在,我的诗作有了美妙的开头,然而,静静地凝视中,我忘了诗作的本身,我发现笔下的你远不及天上的你,呵,你是明月,是的,你是皎洁的明月,明辉洒了我一身。爱的诗韵洒了我一身。我静静地凝望,让诗情烂漫补充爱的能量。

每每经历绝望的时候,你都会出现,似梦非梦。我的爱只有一条道,我知道坚持与守望就是最终的力量与信念,好想我们的相会是一种无憾。我不想说同是天涯沦落人,你有你的抉择,可我惟有绝恋。虽说一时孤独,但是,我相信我不会永久的孤独。爱,曼妙的爱,为前世的约诺所牵引,沿我们共有的心律前行,直至相遇。

依然是期待。如果说岁月是一条崎岖坎坷的羊肠小道,命中必定注定我们要在途中相遇。或许,这就是歌中所唱的“遇上你是我的缘。”

躲过了青葱岁月的'煎熬,避开了流星花园美丽的诱惑,你我决不会贸然相忘于江湖,那就请将青梅竹马、举案齐眉的心语进行到底。

姹紫嫣红的花海里,我相信我们已确认过眼神——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,那好,那就摒住呼吸,虽难掩急切,或许我会说:你是我的缘!

潮起潮落,即便潮落,印痕皆无,那铭刻于心的痕迹时时在心底跌宕起伏,在忆念的诗思中,把金沙滩诗情地张望。

或许,我们在第一时间会忘了,枯藤、老树、昏鸦,断肠人在天涯。或许我们更应该如是说,取次花丛懒回顾,半缘修道半缘君。我想,有了甜蜜的回味,我们的世界如此完美。

谢谢你的勇敢,谢谢你勇敢的心,你的出现一定是冲破了封锁,一定历经了万苦千辛。我的漂泊,一定有着不堪,谢谢你的眷顾,谢谢你如我一样寻寻觅觅,从塞北到江南。我为你准备了小酒,也准备了叶笛,在月光的照应下,让起舞的火凤凰鸣唱爱的祝福,为你我证实前缘约诺。

曾经的第一次醉,是为你的羞涩的微笑。这羞涩的微笑,任岁月蹉跎而不改初衷,一直盘桓在初恋的心底。初恋的梦长大了,从《红楼梦》走出,随风流浪过,问过天涯海角,在对的时间停留。

在对的时间遇上,在对的时间牵手,在对的时间问情。你的一颦一笑,牵挂着温柔的心,满满的温馨。多想在这样的一个时序,送你一个昵称:鹊桥仙子。你的出现,模糊了季节,而幽怨的断桥已无昨日的叹惜,似乎捧着一抔依依相惜的喜悦。

爱了,因这爱如天边的月,洒我一身皎洁的玉辉,入了我独立于枫桥夜泊的梦,吟咏怀抱。

遇上你,不是偶然,亲爱的,我在佛前苦苦求了五百年。亲爱的,你的出现,不管春夏秋冬,都是最美的季节!